师清

Sternflut, Zeitblut und Kindheitsglut

写了十行文献综述之后非常绝望地发现,我好像说不明白中国话了!

脑子里出现的都是混杂着德文的英文!


(恍惚中已经看到了一年后被导师摁着头一句一句改语言的我……想哭

不能再摸鱼了!

明天读书会,这周轮到我讲,本来想今天好好看书的,结果白天睡到下午起床然后一直花式摸鱼……

下个月四号就要中期考核了!闭卷!竟然是闭卷!蹬腿绝望,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有闭卷考试了的

竟然在手机里找到了去年冬天的谜之弹唱练习

研究所的新年自娱自乐,把一年级抓去表演(diū)节目(rén)什么的……

翻船练习1.0

如果翻译是摆渡,我这就是翻船……
总之自己越读越觉得特别不对劲,求批评求修改!拯救既没学明白外语也快要说不明白中国话的学渣!

发绺

保罗·策兰

发绺,我没编织过的,我任其飘扬的,
在来来往往中变白了的,
它从额头脱落,我从那里拂过
在额头之年——:

这是激起情感的词语,
为积雪,
这词语注视着雪
当我被眼睛的夏季环绕,
并忘了你在我上方紧绷的眉头
这词语避开了我,
当嘴唇在语言面前使我流血

这是沿词语而行的词语,
这词语朝向沉默的景象
被常青树与愁苦的花叶簇成一束

这里降下远方,
而你,
发间的一片星辰,
雪般纷落于此
激荡大地的嘴。
(根据suhrkamp2000年的Gesammelte Werke in sieben...

其实想知道,如果搞性转的圣斗士,就是大家本来就都是妹子,会不会有什么被挂被掐的后果之类的……说实话有点手痒
而且对东北特色冰原组跃跃欲试,在美战&圣斗士crossover尤其是内部战士与青铜们的十人相亲会的边缘大鹏展翅
我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恶趣味😭😭😭

我靠我靠我靠!

周五下午师门读书会晚上聚餐!

所以我周五下午就得把论文开题的初步设想拎出来遛给大家看了!

我这几天可以不睡觉了……

明天下午也不要去旁听宗教学的课了……尽管我去听课的主要动力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师妹(喂)

买了这件T恤!

终于去看了!赶在结束的倒数第二天!

卡妙的绝零T恤萌且微妙,但想到以后当老师的话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教物理……就放弃了。买了一件撒加www

现在开始感觉到,我大本命不是一般说到的那种意义上的“热爱生活”,当然他不是不“热爱生活”,而偏偏是看明白生活一点都不可爱才要不得不爱生活。


总之面对只有一次的机会,像Insomnium的处理方式是


“Dying doesn't make this world dead to us/Breathing doesn't keep the flame alive in us/Dreaming doesn't make time less real for us:One life/One chance/All ephemeral”,


但hide却要“Once and for all,...

在读Peter Szondi的Celan Studies,薄薄一本小册子,三篇文章+三个附录,写得特别好,可惜是作者未竟的事业。Szondi多年来一直关注Celan的诗,做过一些相关研究,还有意写本关于他的书,1970年3月和诗人会面时也答应了要写篇文章发到Critique上。但是在会面后一个月,诗人投水自尽,转年秋天,Szondi也自杀了……

(无数的卧槽和悲伤在我内心轮流滚过……)


所以虽然Szondi已经规划好了全书结构,但写出来的只有三篇文章(还有一篇不知道是不是定稿),留下一把草稿和笔记,由Jean Bollack整理出版……

1 / 42

© 师清 | Powered by LOFTER